Kwong Wah

Kwong Wah

马华将举行汇报会,再召开特大,寻求中央代表通过修改党章,落实扩大代表制。
马华将举行汇报会,再召开特大,寻求中央代表通过修改党章,落实扩大代表制。
黄家泉:6月开始党选。
黄家泉:6月开始党选。

报道:陈志玮

(吉隆坡21日讯)在中央委员会有新议决前,今年的马华党选将如期举行,而不会跟随巫统展延党选!

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透露,今年是党选年,身为总秘书,他已依据党章为接下来的党选制定时间表。

他接受中文媒体联访时说,尽管党未召开特别代表大会来决定是否采用全新的党选制度,即扩大代表制,但他已制定党选时间表,在中委会发出新指示前,党选将按时间表进行。

“中委会决定在下月5日举行党庆时,一并举行闭门的扩大代表制汇报会,接着在3至4月间,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会带领中委到各州区会做汇报。”

- Advertisement -

他说,预料5月将召开特大,6月进行支会选举,中央改选落在12月。对于扩大代表制,他透露,党希望此制是为了最终的直选铺路,而仍在进行的党员生物指纹鉴定工作,如果及早完成,未来就能顺利落实直选制。

推行扩大代表制并逐步落实直选制,是廖中莱在2013年竞选总会长时的竞选宣言,旨在让马华现有的2346名中央代表,扩大至约4万名区会代表参与投票,选出中央领导层。

黄家泉说,根据名册,目前有108万2746名党员,可是有些在建党时就加入,可能已离世,或早年的党员资料处理得不理想,资料不全。

他指出,欲达到直选制,仍有一些技术问题,包括在没电脑的时代,入党是透过州来登记,无论是当时或其他的文件,需重新整理,甚至有些党员或离世,资料未更新。

因此,他披露,近期内马华采取新登记与入党机制,即采用生物指纹鉴定,透过身份证及指纹来核对党员身份。

他说,由于这是新机制,许多党员心存疑虑,目前仅有3万1414名党员进行相关鉴定,进展不甚理想。他强调,马华若要落实直选制,就须倚靠党员的全力配合,及早完成生物指纹鉴定工作。

不希望成纷争根源   直选制是全球趋势

黄家泉说,扩大代表制的争议,被渲染到脱离本来面貌,对此表示不幸。

他指出,为了给下一代健康及良好的竞选机制,党中央才决定推动扩大代表制,为直选制铺路,然而,在这过程中面对诸多障碍,包括遭有心人向中央代表传递不正确讯息。

“有人说,总会长推行扩大代表制,是达个人私利,这是非常误导性。”

他质问:“你们认为2000多个中央代表容易掌控,还是3万多个代表容易掌控?”

他说,落实直选制是目前全球各政党的趋势,就连巫统也有意迈向直选制道路。

“现在的巫统已遭妖魔化,现在外面很多说法,包括指马华扩大代表制是追随巫统步伐。”

他强调,马华是随着局势、随着国内外政党的步伐,因为一个政党的代表性越大,其参与度就越高,相信这是国内外政党的趋向,只是马华做了。

他认为,实际上,扩大代表制对廖中莱不利,因此举只会把自己搞得很忙碌,甚至需耗更多时间在全国走动。

他说,扩大代表制的用心良好,但党不希望因这机制成为纷争根源。

扩大代表制反映基层选择

黄家泉说,在最终落实直选制前,扩大代表制只是个过渡时期,因为须完成党员的生物指纹鉴定工作。

他指出,目前马华有2346名中央代表,倘若依照现有党选模式,将由这些人选出新领导层与中委,致使基层的参与度很低,因此,中委会才认为有必要采取扩大代表制。

“马华有100万名党员,中央代表却只有2346名,在这种僧多粥少情况下,扩大代表制才能真正反映基层的选择,也让马青与妇女组有机会参与投选。”

他说,依照中委会的最终定案,扩大代表制将采“1至7张选举人票”制度。

他解释,该选举人票制度属一个区会代表人数,7至100名区会代表便获1张选举人票,101至200名区会代表,就获2张,以此类推。

“以巫统来说,巫统的选举制度与国会选区一样,即不管区部大小,一律算1票,马华若仿效,会产生不协调现象。”

黄家泉透露,为了研究扩大代表制度,马华中委曾举办脑力激荡营及在无数的会议中讨论,例如中委会讨论了6次,会长理事会4次及小组会议高达48次。

他说,最后一次中委会议,43位中委同意“1至7张选举人票”制度,1人选择保留,1人提早离席。目前,马华有191个区会,188个区会属可投票区会,另3个区会有问题,即沙巴2个及吉兰丹1个,所以没投票权。

不管怎样,他说,“1至7张选举人票”制度不是最终定案,中委会决议配合党庆,召开“扩大代表制汇报会”,让中央代表了解这项制度。

“人算不如天算,人算的东西永远都会有缺点,在取得共识前,我们不会采用这项制度。”

他指出,汇报会后,马华会召开特大寻求通过,只要三分二中央代表同意,今年的党选就能采新制度。

质疑秘密投票用意

黄家泉质问副总会长拿督蔡智勇等人,在特大召开前而要求秘密投票,是否有意否决扩大代表制?

他说,根据党章,在特大召开并寻求通过某项议案时,确实可以秘密投票或举手来表决,可是在扩大代表制取得共识前,就提出要求秘密投票,让他感到纳闷。

“我们不厌其烦地和基层讲解扩大代表制,却有人提出要秘密投票。秘密投票不是不行,只是令人感到纳闷的是,都未决定召开特大而就有这些动作,意图是什么?是否决定否决?”

上月24日,蔡智勇证实,在基层要求下,他与另两名中委,即中委拿督余金福及拿督黄秀金联署,以“特大要求人”自居,要求党在召开特大时,以秘密投票方式对修改党章表决,而且指示中委会不得展延今年的党选。

黄家泉说,廖中莱就任总会长至今,没做错什么,党不希望看到因欲落实扩大代表制,被利用为对总会长的不信任票。

他认为,廖中莱若有意明哲保身,大可不必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而党员若有何不满,理应透过正确管道给党中央反映,勿借扩大代表制成为党斗争的平台。

“为什么我们要给别人看扁,党员应自我纠正、应该争气、要靠自己及摆脱所谓‘宿命论’!”

黄家泉也说,近期有许多中央代表要求党中央撤回有关联署信件,这可让党中央摸不着头脑,因为有关信件非党中央发出,干嘛要党中央去撤回?不管怎样,他指出,扩大代表制已谈论好长时间,却没人告诉党中央该制度不理想或不公平的地方。

“我们摸不透他们不喜欢什么,或这个制度哪里不理想、不公平。没人告诉我们,却有人要求秘密投票,甚至进行联署发函。”

他说,联署要求秘密投票毫无意义,因为是否秘密投票,取决于当天出席的中央代表。

不愿巫统伊党越走越近

黄家泉坦言,尽管华社要求马华纠正同属国阵阵营的巫统的舞弊滥权问题,这须整个国阵去解决,非单靠马华一党力量,否则将造成国阵未来共事上的障碍。

- Advertisement -

他说,不仅是巫统党内舞弊滥权问题,巫统与伊斯兰党越走越近,也令马华担忧。

他指出,随着国家诚信党的成立,会否引发巫伊因政治需求而走在一起,这是马华所关注,甚至不想看到的演变。

他重申,马华与巫统是两个不同的政党,却基于拥有共同政治目标而组成国阵,所以,马华不属于巫统麾下的组织。他指出,自国家独立前,伊党就不曾放弃在本地推行伊斯兰刑事法,因此未来面对任何困境,马华绝不放弃种族和谐的基础,并且希望巫统的路线走得比伊党更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