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潘永强:缺乏全新政治论述与主张,单纯的换对象“联姻”意义不大,几个蚊子党一起,即使团抱也还是蚊子。
潘永强:缺乏全新政治论述与主张,单纯的换对象“联姻”意义不大,几个蚊子党一起,即使团抱也还是蚊子。

马华国大党探索组织新联盟,政治时评人强调倘若缺乏全新政治论述与主张,单纯的换对象“联姻”根本意义不大,毕竟“几个蚊子党一起,即使团抱也还是蚊子”。

509全国大选变天后,国阵面对成员党纷纷出走,目前仅剩5个成员党苦撑,是几近溃散。马华与国大党高层领袖也在周一会商,宣布两党将探索组织新联盟。

两党联署文告指出,国阵已经变质,在别无选择之下,两党将探索组织新联盟,以延续他们守护多元团结的初衷。

政治时评人潘永强周二接受本报电访时指出,马华和印度国大党当下的困境,并非换对象联姻便能解决。相反,两党是否能在全新政治环境里,推出新政治论述与面貌,才能重新赢得选民支持。

“不然,只是槟城的两个会馆结盟,是值得讨论的课题吗?”

- Advertisement -

他强调,即使马华和国大党再寻求更多其他小党,如民政党加入作为结盟对象,但在没有全新主张、策略方向和选票基础下,调整结盟对象,最后只沦为搬换椅子、换位坐而已。

“几个党重新搬椅子、换桌位,不等于他们可以重新出发。目前的做法,完全只为回应伊巫愈走愈近的尴尬局面。”

他认为,马华国大党目前的探索做法,目的只为避免外界不断批评两党,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愈发走向马来人论述下,却仍旧留守国阵体制内,避开外界究竟马华与伊党的敌友关系质疑。

然而,他强调在没有全新论述下,国阵内的小党们重新结盟,其政治意义不大,因为新联盟仍是旧面孔、旧面貌,对新生代选民而言,完全没有吸引力。

“一旦脱离巫统,马来票不会给他们。在非巫裔选票至今仍倾向希望联盟情况下,根本是两边不讨好、得不到两边的支持。”

陈亚才:“伊巫合作”必延续到来届大选,惟有整体经济改善、生活费降低,方能抵销大马走向种族和宗教极端的冲击。
陈亚才:“伊巫合作”必延续到来届大选,惟有整体经济改善、生活费降低,方能抵销大马走向种族和宗教极端的冲击。

政治时评人陈亚才认为国阵目前已名存实亡,两党是留是守,差别不大。但马华国大党有必要针对与巫统关系作出表态同时,并给可能组成的新联盟,全新的路线论述。

他指出,国阵过去至今以巫统作为主导,马华和国大党面对来自巫统内的种族论述,向来缺旅牵制能力,一如巫统总秘书纳兹里的嚣张言论。

“但巫统又常以国阵名义发言、借用国阵的名堂。严格而言,国阵目前已名存实亡。马华和国大党是不想退出国阵的,但今天局面是退与不退,已差别不大。”

他说,双方议席实力差距太大,只握有一个国会议席的马华,根本没有谈判筹码。于巫统而言,马华和国大党也无法给国阵贡献非巫裔选票,实用价值低。

因此,他认为无论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如何摆出要与巫统平起平坐姿态度,都不获理会。

“但两党要探索组新联盟,接着便需表态将与巫统保持怎样的合作关系。”

他指出,即将来临的数场补选,将是两党宣布动向后的第一个立场考验,即马华和国大党是否要去助选,是为谁助选?

“你(两党)当然可以说是来给反对党助选。但人们一定会追问你们和巫统之间关系,是合作但非联盟,还是如何?”

他认为,马华和国大党要如何摆出一个全新闻姿态和政治主张,让人们感觉其有别于过去的国阵、现在的希盟,被看作是第三路线和选择,非常重要。

只是,他说目前一切定位不明朗,新联盟的“区别”是摆在眼前需回答的问题,以说服人民它是新的第三选择。

陈亚才认为“伊巫合作”取得二连胜后,两党合作必将延续到来届大选,惟有整体经济改善、生活费降低,方能抵销大马走向种族和宗教极端。

实际上,伊巫合作现下下各有解读,华社自然认为是巫统与伊党剑走偏锋,让大马国情愈发走向保守路线,教人忧虑。但于马来社群尤其半城乡巫裔而言,却是马来人大团结,以捍卫马来权益。

- Advertisement -

陈亚才不认为,一旦马华国大党组成新联盟,便能稍加平衡目前愈发走向极端的局面。反之,要安抚马来社群509变天后,马来人权益不变、抵销巫裔合作的冲击,一切要靠经济。

“伊巫合作不管公开与否、结盟与否,除非是首相敦马哈迪有所动作,造成一些形势改变,不然个人认为会延续到来届大选。”

他说,要抵销这种合作,希盟不能以“更种族与宗教”方式回应。相反。只要整体经济表现好转、生活费降低,便能减轻效应冲击。经济如果恶化、生活压力依旧,种族和宗教极端则火上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