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事主(左)手持被阿窿追讨“债务”的传单,在记者会叙述经过,右是张天赐。
事主(左)手持被阿窿追讨“债务”的传单,在记者会叙述经过,右是张天赐。

(吉隆坡27日讯)借两千还一万,“吸血”阿窿威胁若不还钱,会追债追到欠债人儿子的学校去!

43岁刘姓电器承包商上月向阿窿借2000令吉充作生意周转后,连本带利还了3400令吉。

岂料,阿窿再向他索取多1万令吉“债款”不遂,竟在他的住家外派发诬赖他欠钱不还的传单,还威胁会在他的两名孩子就读的学校派传单。

事主住在雪兰莪州蒲种,他深感受到威胁,报警求助。

他周五在马华公共服务与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的记者会说,当时他向两名阿窿借钱,其中一人的1000令吉债务已解决,另一人竟向他再索钱。

- Advertisement -

基于不合理,事主向张天赐求助。张天赐说,他周一(23日)拨电名叫阿林的大耳窿,要后者解释“债务”突然暴增3倍的理由,对方却无法回答,只是一昧要事主清还过万的“债务”。

张天赐说,他与对方谈判不遂,对方翌日联络事主,索取“减价”后的1万令吉数额。

事主表示一切已交给张天赐处理后,当天他的住家与邻居住家外便出现指他欠钱不还的传单,同时,还威胁会在他孩子的学校派传单,令他一家人蒙羞。

- Advertisement -

张天赐说,他已联络雪州警方,后者表示一切交给警方以洗黑钱或勒索等角度调查。

他揭露,阿窿分成“合法”与“非法”,前者是有签合同;后者完全不与欠款人见面,而且还在欠款人还清债务后,无故再索取更多“债务”,变相勒索。

他说,截至今年4月,该部已接到的137宗阿窿案件,涉及数额高达1000万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