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林知麟的离世令人惋惜。
林知麟的离世令人惋惜。

(吉隆坡22日讯)林家不会对林知麟的逝世,向任何一方作出法律追究,反之只希望一切平息,归于平静。

来自槟城亚依淡,却在30多年前来隆安邦发展的林父─林武扬,指他只是一名普通人,而知麟的新加坡死亡医药报告可能须时3至5个月才出炉,即使在医药报告中发现有任何的院方疏忽可能,他也没有财力来聘请律师追究。

此外,他亦指任何的努力,也挽回不了其子的性命,他只希望在送其孩子最后一程后,一切归于平静。

他是恶于周日在蕉赖孝恩馆的知麟灵堂前受记者问及时,如是指出。他指新加坡中央医院目前还不知其子死因,院方说须时3至5个月才能完成验尸报告。针对他是否会追究任何来自院方等疏忽过失行为时,林父说他不会追究。

朱韵诗(右2)希望林父节哀。
朱韵诗(右2)希望林父节哀。

针对网络“医药卡姐”引起的风波,林父要向对方说:“你或有所不知”。他说,知麟实际上小时已购买医药卡,惟知麟的名字是“寄泊”在其医药卡名下(林父名下)。

- Advertisement -

林父说出,在知麟小时即已其购买医药卡,唯数额不大,因为其年龄尚小,所以名字只能寄泊在林父的名下。他说,这个医药卡也在他进行眼科手术时以及其妻子入院时被使用,医药卡将在知麟21岁时才会自动脱离。

在此之前,“医药卡姐”在网络上以他未持有医药卡而出言不逊,引起网民的围攻,对其行为不齿。针对网络上作出的指责包括“医药卡姐”在未明了情况下说出“该死”等冷血字句,林父指他一方面感到心痛,同时也不会要求对方道歉,反之他说一种米养百种人,而他相信时间会冲淡一切。他只希望一切在网络上的争议,将从此平息,他也不希望进一步借用媒体来发言。

林父也指“对不起”,是知麟生前对吐出的最后一句话。林父追忆,在他送知麟进院时,知麟在车上呕吐,“知麟向我说:爸爸对不起,弄脏你的车。”而这也是知麟对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跟他说,车可以洗,你弄脏不要紧的。”

此外,在知麟事件揭露了大马医院迄今尚无肝透析机,造成知麟在治疗前必须进行的肝排毒不能在我国进行。林父不解为何马来西亚会没有作为治疗用途的肝排毒透析机,反之在知麟出事后被紧急送往新加坡后,只能在当地医院接受肝排毒。

他说,在新加坡进行肝排毒费用惊人,24小时的排毒需费1万5000新币,而知麟在送院进行了两天的肝排毒。

他说,知麟的庞大医疗费是他东借西凑的借来的钱,他一定会退还。“这是人家的血汗钱,我们必须还。”

孝恩全免赞助知麟殡葬。
孝恩全免赞助知麟殡葬。

孝恩集团免费提供殡葬服务

在孝恩集团主席拿汀朱林秀琴的指示下,孝恩集团为知麟提供全免的最高规格的殡葬配套。

- Advertisement -

林父指出,是在昨晚接获告知孝恩集团将提供全免的殡葬配套。孝恩集团销售及服务董事朱韵诗指出,孝恩是在朱林秀琴的许可下,为知麟提供最高规格配套的殡葬服务,原因是知麟的家人在寻求治疗上劳心劳力,所以在阅读报章获悉有关知麟遭遇的报导后,希望能为这个年轻人举行最好的殡葬仪式。

据了解,孝恩的殡葬配套从最低2万至最高4万令吉计,而知麟的配套被指高于最高配套即4万6000令吉。

林父指出,他原本要在广东义山为知麟举办殡葬,唯一些亲友建议给知麟走得风光些,而在昨晚被告知孝恩集团将赞助此次知麟的殡葬,令他感到欣慰及感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