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麦慕娜(左)与两名在场的执法人员了解情况。
麦慕娜(左)与两名在场的执法人员了解情况。

(槟城21日讯)槟岛市长拿督麦慕娜指出,坐轮椅者或行动不便者,并不能定义为“残疾人士”,所以没有贴上槟岛市政厅发出的残疾人士免费停车贴纸车辆,不可将停在残疾人士停车格。

她今早在槟岛市议员李俊杰、王耶宗和法兰西等人的陪同下,针对“锁车轮风波”召开记者会时解释,事件中的两名执法人员只是依据标准作业程序行事,即只要车辆大镜上没有贴上残疾人士贴纸,就会采取行动。她也强调,唯持有由福利局发出的残疾人士证件(Kad OKU),才可被称作残疾人士。

言下之意,坐在轮椅的行动不便者,但没有残疾人士证件及没有市政厅残疾人士停车格贴纸,都不允许使用残疾人士停车位。不过,麦慕娜提及,若坐轮椅者或行动不便者要申请市厅免费停车贴纸,可先领取医生证明书,向福利局残疾人士证件,就可向槟岛市政厅申请贴纸。至于没有有关贴纸的外籍人士,只要在驾驶坐台上出示残疾人士证件,执法人员就不会执法。

另外,因顾及到一些不会开车,或无法开车的残疾人士,当局也开放给需照顾残疾人士的亲人申请,不过患有残疾的家属同样必须持有残疾人士证件。

询及若残疾人士的亲人没有载送残疾家属,却执意将贴着该贴纸的车辆停放在残疾人士停车格,当局是否会执法时,她再次强调,执法人员在巡逻时,只要看到有贴纸就不会执法,不过她认为,这些人士应诚实,并顾虑真正需要的残疾人士。

- Advertisement -

她提及,“让坐轮椅母下车遭锁轮”风波的女车主是在事发之后才向槟岛市政厅申请贴纸,非如同对方所说“已在办理程序中”。无论如何,市厅已优先为女车主准备好上述贴纸,只要女车主呈交有关证件及填妥资料,即可领取。

2执法员现身记者会 车没贴纸车内也没有人

两名执法人员哈山和卡莱也现身记者会,澄清执法时,因见车子没有贴上贴纸,车内也没有人,因此锁车轮后,贴上一张通告便离开。

麦慕娜也在记者会上播放当天的闭路电视录影,视频显示女事主是于中午12时07分,在中路大众银行前泊好车子后,独自下车,而槟岛市政厅人员是于下午1时46分执法,后于下午2时02分致电要求解锁,车停放时长大约2小时,而女车主的母亲是在后来由银行人员推往车。两名执法员后来在接到通话要求解锁后,才重返该处。

槟岛市政厅已优先为女车主准备好残疾人士免费停车贴纸,只要女车主呈交有关证件及填妥资料,即可领取。左起为李俊杰、麦慕娜、法兰西。
槟岛市政厅已优先为女车主准备好残疾人士免费停车贴纸,只要女车主呈交有关证件及填妥资料,即可领取。左起为李俊杰、麦慕娜、法兰西。

麦慕娜向女车主承诺 已准备好残疾人士贴纸

麦慕娜向女车主黄芝灵承诺,告知已为对方准备好残疾人士停车贴纸,只要所有证件齐全,欢迎随时到市政厅领取,她也提供个人手机号码予对方,就算晚上也欢迎致电给她。

黄芝灵与72岁的母亲张亚凤是于中午12时许,在槟州马青投诉局主任黄德亮陪同下抵达槟岛市政厅。与麦慕娜交谈时,黄芝灵立场坚定,多次打断麦慕娜谈话,并以质问口气与对方说话。不过两人最后达成共识,两人握手和谐结束约13分钟谈话。

- Advertisement -

针对两名执法人员的行动,麦慕娜以平和语气解释,他们抵达时并未看见行动不便的母亲,并据标准作业程序行事,因车镜上没贴上残疾人士贴纸。她也说,两人权限范围无法取消罚单否则是滥权,因此必须在车主缴付50令吉后才可解锁。对此,黄芝灵无法接受并反问麦慕娜,为何他们没第一时间致电上司汇报或寻求意见?

针对麦慕娜指闭路电视画面显示,当时下车的只有黄芝灵一人,她则反驳指当时母亲是在银行人员协助下下车,更称赞银行人员善举。黄芝灵也多次向麦慕娜提问,如何处理申请残疾人士停车位贴纸,麦慕娜也耐心向她解释一番。

不过麦慕娜强调,她只能协助在权限范围内的事宜,至于残疾人士证件是需向福利局申请,医生证明书得向寻求医生。另外,麦慕娜也披露,当局将对上述事件做检讨,或许以后将对坐轮椅者,或行动不便者网开一面,惟此建议需再深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