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吉鸣是家中唯一的儿子。
吉鸣是家中唯一的儿子。

(大山脚21日讯)槟州大水灾再传出灾民细菌感染病逝,居住在南美园的李吉鸣(咖啡店东主,33岁)疑在水灾期间感染细菌病逝,吉鸣和妻子在两个月前才迎来俩第一个宝宝,骤然离世,令人感到惋惜。

其妻子罗尉容(30岁)今日在丧府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丈夫在上周六晚(18日)开始身体不适,全身感到酸痛和疲累,但没有感冒、咳嗽或上吐下泻。

她说,到了周日(19日)凌晨,丈夫开始高烧不退,一度烧到40度左右,中午的时候丈夫申诉头痛和身体乏力,她当晚7时许便和丈夫到诊所看医生,岂料晚上10点多,丈夫身体感觉发冷并全身发抖,她便即刻载丈夫到大山脚医院。

她说,抵达医院时是晚上11点多,医护人员为他测量体温,显示已高烧40.4度,然而医护人员并没有即刻处理,直到隔日(20日)凌晨2点多医生才为他诊治。

她指出,当时丈夫的高烧已有些许消退,医生让他选择要不要住院,但丈夫碍于高烧已消退一些,并嚷着要回家抱女儿,所以没有入院,岂料,他们回到家1小时后,丈夫突然呼吸困难、身体抽蓄及吐白沫,之后就断气,从他突然病发到断气不到5分钟。

- Advertisement -
吉鸣和妻子尉容两个月前才迎来第一个女宝宝,其骤逝令人惋惜。
吉鸣和妻子尉容两个月前才迎来第一个女宝宝,其骤逝令人惋惜。

验尸官告知肺部严重细菌感染

她说,验尸官告知丈夫的肺部严重细菌感染。

她说,丈夫并没有骨痛热症的病症,之前也不曾感染骨痛热症,他向来健壮少病痛,也注意饮食,就算生病也是一下就痊愈,这次骤世,验尸官有说怀疑是跟水灾有关。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水灾发生当晚,丈夫从5日午夜12时留在家里负责抬高家居用品,直至早上7时许才搀扶着行动不便的家翁涉水走出灾区,当时,家里的水位达到腰部,家外的水位更是到了胸口的位置,丈夫有向她申诉在水中的感觉不好受,又累又饿。

她说,水位消退后,丈夫在家里忙着清洗一整个星期,他向来是大喇喇的人,可能在清洗家园时没有注意到卫生。

她说,曾附近一些居民指在灾后感到身体不适,上吐下泻和发烧,验尸官也向他们表明,灾后接到数宗细菌感染逝世的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