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阿伦被控持武器伤人,罪成最高刑罚可被判10年监禁。
阿伦被控持武器伤人,罪成最高刑罚可被判10年监禁。

(槟城1日讯)“阿盈指控遭男友虐打案”已进入司法程序,案中事主阿盈却突然闹要销案,试图挽救昔日爱人,对此执业律师郑明炎受访时表示,虽然阿盈有权销案,但事情已演变至现今地步,绝对不是她一人说了算,因为检控主导权是在总检察署。

他指出,这案件是刑事罪案,非民事案,这是由总检察署做出提控而非个人做出的提控,因此案件是否要续审的决定,最终是由主控官主导。郑明炎表示,阿盈有销案的权力,但若这么做,她可能会因此在两项不同的罪名下被提控,一是报假案,二是妨碍司法公正。

他解释,阿盈不只一次到警局报案后销案,而这回警方已结案,交予副检察署处理;副检察署已决定提控其涉案的前男友,因此阿盈在这时候改口,对她本身有一定的法律风险。

郑明炎:刑事罪案是由总检察署做出提控,销案不是报案者说了算。
郑明炎:刑事罪案是由总检察署做出提控,销案不是报案者说了算。

“检察署在提控嫌犯上法庭前,会先分析警方所寻获的证据,只有在充足证据的情况下,才会提控嫌犯上法庭,因此阿盈若选择销案,这有包庇嫌犯之嫌,也妨碍司法。此外阿盈已有多次销案记录,若再销案,警方可以报假案的罪名提控她。”

他也提及,就算阿盈最后到警局销案,警方还是可自行另开案调查,以确查阿盈销案的动机是受到嫌犯或第三方的指示、威胁或诱导;若情况属实,警方一样可以提控这些人。反之阿盈是出于同情而要和解,警方可指控阿盈包庇嫌犯及妨碍司法。

- Advertisement -

他补充,民众在报案后若要销案,只需到报案的警局提供报案纸的编号给警方,要求销案即可。销案并没有时限,随时都可以这么做,但他还是劝民众别随便销案,因为每次销案都有反被警方控报假案的风险。

案中的30岁被告林伟伦,被指控于今年12月23日以铁支和烧水致伤阿盈。事发隔日,阿盈到光大寻找工作时,被义工偶然下发现其伤势,协助她报案及送院治疗。阿盈较后也被安排暂时入住宿舍调整身心,岂知却于30日在阿伦被提控后私自逃出宿舍,寻找义工团要求帮忙,指不忍心看阿伦被控,要求协助撤销控诉。

接着,她于31日再到林伟伦父亲的家借宿一晚,并拿了7令吉离开后,就消失无踪。

大马民众法律常识偏低

郑明炎表示,大马民众普遍上对法律常识还是偏低,对基本的法律程序了解不多,因此对案件提控程序还有一些误解。

他解释说,刑事法律或俗称公法(Public Law)是在国家宪法里定下的法令,列出全体国民在一个国家内不可做的事,主要是为维护国家与人民的安宁为主。任何人在抵触刑事法律时,国家司法机构都有权力提控相关人士上法庭接受制裁,而代表国家维护公法的团体就是大马的总检察署。

要以刑事法律提控一个人,首先需要的是第一信息报告如民众的报案纸,警方在收到这个报告后,便会开案调查,再将完整调查报告交予检察署,以定夺是否有充足证据提控一个人上庭。

米尔:阿盈就算来求警方也无济于事,案件已交由副检察司处理。
米尔:阿盈就算来求警方也无济于事,案件已交由副检察司处理。

案件已交由法庭处理

- Advertisement -

东北县警区主任米尔助理总监受询时表示,暂无法确定阿盈是否有向警方提出销案要求,不过他强调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主控权都在检察署。

他指出,民众报警后,警方会在完成调查后,把案件转交予副检察官,以决定应否把涉案者提控上法庭。他说,警方在作业上有需要跟随的程序,而一旦案件发展到某阶段,警方就将案件转至检察官和法庭处理,所以就算这两天内阿盈有要求警方销案,警方也不做不了什么,因为案件已交由法庭,而阿伦也已被提控。

“警方并没有权力决定一个人能不能被控上法庭,因此一旦警方把案件交予检察官,一切决定权也是转到检察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