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左)阿盈不忍阿伦入狱10年,决定撤销控诉,然而却在林父家借宿一夜离开后,下落不明。(右)林父:阿盈表示想要到警局销案,和我拿了7令吉后便离开。
(左)阿盈不忍阿伦入狱10年,决定撤销控诉,然而却在林父家借宿一夜离开后,下落不明。(右)林父:阿盈表示想要到警局销案,和我拿了7令吉后便离开。

(槟城31日讯)指控男友虐打的阿盈,在昨夜向义工团哭诉要求协助撤销控诉后,漏夜摸上嫌犯阿伦父亲的住家,借宿一晚后离开,至截稿时仍下落不明。

阿盈于昨夜在新光大向义工团哭求,希望可以撤销控诉保住阿伦,惟在遭到义工团婉拒协助后,独自离开新光大,相信在市区游荡数小时后,于周日凌晨2时许前往阿伦父亲林亚宝位于百大年路的住家,并要求林父收留一晚。

林父后来受询时证实此事,并指出由于当晚阿盈敲打其家门,加上当时细雨纷飞,他不忍她在外淋雨,于是便收留他一个晚上。阿盈也在当晚告诉她,看报后得知阿伦可能将坐牢10年,因此决定撤销控诉。

林父当时也劝阿盈,既然此事已控上法庭,因此最好由阿盈在法庭上向法官求情。他表示,本来他还打算在隔天和阿盈共餐,岂知阿盈向他表示想要到警局销案,和他拿了7令吉后便离家而去。

他也表示,自己并无能力偿还阿伦的7000令吉保释金,目前只能透过律师,希望向警方求情下周押阿伦前往银行提款。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阿盈与儿子拍拖期间,经常分分合合,而他也曾劝两人好聚好散,阿盈则应该回到柔佛重新开始。他也曾两次买票送阿盈回乡,但阿盈却在不久后又会回来槟城。

他透露,阿盈的母亲经常与他联络,并拜托他照顾阿盈,而他也秉持可怜天下父母心的想法,尽力照顾阿盈。

- Advertisement -

阿伦的辩护律师谢英顺则表示,撤销控诉与否是阿盈的权利,但案件是否续审则是主控官的权力。

露宿者送暖协会主席哲乐米表示,若无法寻获阿盈,义工团将报警寻人,而且到阿盈先前寄宿的慈善机构宿舍了解情况。“我们已经通知阿盈的家人。”

慈善机构宿舍的员工也透露,并不知道阿盈已经离开,是记者上门查询后,才知道阿盈已经私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