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罕有开腔「京释法指示我们行事」 忧审案时被迫削香港自由 ...

法官罕有开腔「京释法指示我们行事」 忧审案时被迫削香港自由 ...

近年人大多次释法及通过一地两检合作安排决议案,多名京官又对香港司法指指点点,路透社15日报道,绝少公开谈论政治的香港法官罕有开腔,称越来越担心司法制度受中国干预,并指北京利用释法指示法官行事,令法官在关键政治问题上权威性受限制,强迫他们削弱香港自由。

今年1月8日香港法律年度开启典礼前,多名法官出席一场私人酒会,与会人士称,酒会其中一个谈论主题是担心北京影响香港司法。路透社访问多名香港法官及相关人士,发现法官私下都表示担心人大释法将会强迫他们削弱香港自由。
有受访法官指出,香港司法独立以及完整性虽然保持不变,不过北京正透过释法指示法官行事,令法官在关键政治及安全问题上的权威性受限制。另一名在回归前已就任的资深法官指,知道北京对香港有其顾虑,「但他们如果释法得太频密,只会产生危机,令我们作出裁决时,没有甚么可以依据」。

特首有权否决委任建议成隐患

报道指,尽管北京领导人宣称尊重香港法治及高度自治,但部份法官和法律界人士抱怀疑态度,一名受访法官说:「在同业间出现明显的不安感,在数年前是没有的。」他们指北京于1999年首次释法时,被视为处理问题的最后手段,他们担心现时释法门坎变得更低。
报道又提及,香港法官委任是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监督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向特首建议任命,特首一般会接纳,不过亦有否决权。部份法官和接近法官的人士指出,若果中央政府欲透过港府施加更大控制权,特首否决权会成为最弱一环。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委员会成员指,制度至今仍运作良好,未有被干涉,希望制度可继续维持,「但政府一旦干预,将会非常令人震惊」。
司法机构表示对于报道不作出评论。大律师公会前主席梁家杰对于有多名法官忧虑中国干预香港司法制度不感到惊讶,「客观存在格局,已经喺不断几次人大释法大局已定,有多名法官感忧虑我一啲都唔意外,其实喺包致金退任终审法院常任法官时已公开讲香港司法乌云盖顶」。他表示法治是香港最后的堡垒,若法治不保,「香港所剩无几」。
大律师、立法会议员陈淑庄指,自1999年人大首次释法,以至近期的一地两检决议案,都打击香港司法制度,促港人要捍卫法治。法律界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直言,释法影响香港法治一直是法律界所担心,对法官表达担忧不足为奇,但他相信香港司法运作仍然独立。
资深大律师、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表示,没有听过法官包括负责审理DQ立法会议员的高等法院法官区庆祥,在其面前投诉人大释法影响他们。他以人大就立法会议员宣誓释法为例,无论高院、上诉庭以至终院的判词,均察觉不到人大释法影响法庭裁决,但他承认人大越少释法对香港越好。